你是否需要一张大学文凭?

公立学校不仅诞生于工业主义的需求,也变成了工业化的“缩影”。在许多方面,公立教育反映了它所支持的工厂文化。特别是在初高中,学校教育就像组装流水线和有效分工的系统一样。学校将课程划分为了不同的专业部分:一些教师负责安装学生的数学模块,其他老师负责安装历史模块,物理模块和历史模块。他们将一天划分成标准的时间单位,标志界限就是上下课铃声,就像一个工厂宣布工作开始和结束的信号。  学生根据年龄阶段批量接受教育,好像他们最重要的共同点就是生产日期。学生们在固定的时间参加标准化考试,而且在送去市场之前还要经过竞争淘汰。我知道这个比喻并不完全贴切,因为它忽略了许多复杂的系统,但两者确实非常类似。 当前的教育系统有很多优点,也获得了成功。对许多擅长传统学习方式的人来说,这个系统运行良好,而且大多数人经过12年的公共教育后,至少能够达到中等文化水平。这对一个20岁的人来说,确实能带来不同。但当前学生的辍学率也居高不下,尤其是在美国,而且学生、老师和父母的不满都更强烈了。对于应对21世纪,越来越多的工业化教育的结构和特征已经开始摇摇欲坠。这个问题的一个有力证据就是大学学位的贬值。 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的同龄人和我总是能听到这样的说法:如果我们努力工作,或者如果上了大学并拿到学位,余生都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那时,一个拥有大学学位的人失业是难以想象的。如果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没有工作,那么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不想工作。 而现在不一样了。学生从大学毕业,不再保证他们一定能找到自己可以胜任的工作。许多顶尖大学的毕业生都会发现自己在做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或者只能回家规划下一阶段的人生。事实上,截止2004年1月,美国大学毕业生的失业人数,已经超过了高中肄业生的人数。这令人难以置信,但事实也确实如此。世界上许多地方都存在大学毕业生的问题。英国大学生招聘协会的一份报告指出,2003年开放给英国大学生的职位较上一年下降了3.4%。每一个工作岗位平均有42人申请,而上一年的对应数据是37人,这意味着在好工作面前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即使接受过高等教育也是如此。 一个简单的真相是,大学学位的价值已经今非昔比了。一个大学学位曾经是一份好工作的护照。而现在,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这也只能算一张签证了。大学学位只能给你提供就业市场的临时通行证。这并不是因为大学学位的标准比以前降低了,主要还是因为拥有大学文凭的人更多了。在工业化时期,大多数人都在从事手工和蓝领工作,只有少数人能够上大学。那些人会觉得自己的学位证书就像威利·旺卡的金票一样珍贵。而现在,很多人从大学毕业,用4年时间换来的大学文凭更像包装巧克力的金箔纸。

我们该寻求谁的认可?

约翰·卫斯理是18世纪的英国国教(圣公会)神职人员和基督教神学家,卫理宗的创始者。他所建立的循道会跨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爱尔兰四个地区。他最热衷的事情就是到处布道传福音。 有一次,卫斯理连续在乡下布道很多天,当他边骑马、边默想神话语的时候,他意识到三天之内没有人逼迫过他,没有人追赶他,没有人咒诅他,也没有企图拿石头和棍子砸他的身体。于是,他下了马,开始祷告,查考己心,说:“神啊,难道我已经变成属世的人了吗?难道我传讲的信息已经变得如此世俗化,以致于再没有人逼迫我了吗?” 正当卫斯理祷告时,一个恨他的农夫,看见他在祷告,拿起砖头朝他砸过来,几乎刮破他的鼻子。卫斯理赞美神说:“神啊,非常感谢你,现在我知道你已经证实你对我的认同了。” 所以,当我们在宣讲真实的福音信息时,人们鼓掌欢迎,是有点让人害怕的。我们希望那是双方敬虔的反映,但我们从来都无法确定这一点。我们必须认识到,基督教永远不会成为世界的朋友。基督教只会向世界伸出救恩膀臂,但却永远不会成为朋友。基督教永远不会对世界改变其立场,但要求世界改变它自己的立场。这是一个二者必须择其一的选择,因此我们时刻都需要做出决定。 基督教不是一套让人恪守的教条和道德规范,而是大能的救恩,是全新的价值观。所谓价值观,是指人对待每件事情和每个人的态度,每天生活的标准和每时每刻的思维方式。当我们追求成为敬虔基督徒的时候,实际上是在尝试把神的价值观源源不断地输入我们自己堕落的属世界的价值体系。这样做的目的,是藉着神话语的能力,将我们固有的世俗价值体系不断改变,最终成为合乎圣经的,属神的价值观。 简单来说,价值观就是一个人的信念,是支撑一个人生命的根基。当价值观改变的时候,思维模式、行为方式自然会发生改变,因为真正的改变时由内向外。 这就导致了这样一个现象:基督教永远不会被世界欢迎,除非我们所传讲的不是福音,而是满足人们私欲的东西。所以,我们的目标永远都不应该定睛在物质的满足,他人的认可和安逸的生活上,我们可以拥有这些东西,但是这都不应该成为我们的终极追求。不管我们的内心渴望的事什么,只要它们开始腐蚀我们的内心,导致不愿意过圣洁敬虔的生活时,都应果断放弃。 当我们越来越能够与世界和谐相处的时候,越来越渴望稳妥安逸的生活时,就该好好反省自己的内心了。因为,当我们试图在世界寻求平安时,其实就是在选择背弃神。

如何让孩子一直可爱下去?

我发现,很多孩子在小的时候,特别招人喜爱,但是长大后,就越来越不受人待见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今天,我想就这个问题来谈谈自己的感受和看法。 在孩子很小时,惹人喜爱的主要原因是其外在因素。比如说,孩子的长相,说话的方式或一些特有的举动等。但我发现,即使是大孩子,甚至成年人,有人依然会惹人喜爱,只不过这种喜爱和小孩子不一样,更多是指欣赏和称赞。比如,有礼貌的人会招人喜爱,敬重他人的人会招人喜爱,勤奋热情的人会招人喜爱,明理懂事的人也会招人喜爱。 其实我们从中可以看出:小的时候,单单因为长相等外在因素,就可以博得别人的欢欣;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只有拥有良好品质的孩子才会持续被人欣赏和认可。孩子小的时候,长相很可爱,走路的样子很可爱,说话的声音很可爱。但长大后呢,诚实,勤奋,有责任心,知书达理,慷慨的孩子才更可爱。这样的孩子会让父母特别放心,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孩子是怎样的人。他们也会让他们身边的人放心,因为他们了解他的为人。 相信每位父母都想把孩子训练成这样的人,那么,究竟如何才能让孩子一直可爱下去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好品格。孩子在缺乏自我意识和行动能力时,会因着长相等外在因素而惹人喜爱;随着年龄增长,当孩子拥有较强的个人意志和想法时,如果不及时训练他们有好的品格,他们就会变成熊孩子,变成叛逆少年,长大后甚至成为社会问题;相反,如果训练他们拥有好品格,他们就会变成惹人喜爱的青少年和成年人。当然,这里的喜爱不是指讨好或为了某些利益去奉承别人,而是真实的个人素质。 那么,为什么需要训练孩子品格?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先回答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孩子对于错误的事情会无师自通呢? 我相信很少有家长会教孩子如何撒谎和偷东西等行为,而孩子在年幼时尚不具备学习和模仿的能力。如此看来,就只有一种可能:孩子出生的时候,恶的意念和动机就已经被内置于其中。孩子小的时候,思想和身体不具备作恶的能力;但孩子身体逐渐长大,认知渐渐清晰的时候,内心所潜藏的恶就会暴露出来。孩子会自然而然地撒谎、恨人、嫉妒和制造纷争等。 很多人认为,孩子出生的时候是一张白纸。不好意思,我不敢认同这样的观点。我自己有三个孩子,我亲眼看着他们从出生一直成长的现在。我能看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也能看到人性的软弱。所以,我更相信,孩子本性有善良的一面,也有黑暗的一面。而教育的目的就是抑恶扬善。 训练品格的意义在于,鼓励和认可孩子好的地方,提醒和纠正孩子错误的地方。在这个训练机制下,孩子就会更多实践和操练好品格。若孩子从小没有得到这样的训练,本性的恶就会扩散并逐渐控制他。 作为一个父亲,我需要持续不断教导孩子诚实,勤奋,慷慨,周全和专注等,这样做会帮助孩子把不好的习惯改正,不好的思想逐渐减弱。他们以后面对人生时,能做出更加明智的决定,也有力量去做正确的事情。 我相信,当身边出现有好品格的人时,不管他的年龄多大,人们都会投以欣赏和赞美的眼光。因为他们是那么可爱、那么闪耀。作为父母,如果您想让自己的孩子一直可爱下去,那就从训练他好品格开始吧!

从我的朋友圈谈起

我是一个所谓的资深基督徒。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从小被教导,我是在母腹中就信主的。好吧,所以我就信主了。 但我一直感觉这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上帝这么好骗吗?只要父母信主,孩子就信主了?有没有问过我的个人意愿?我知不知道信主到底意味着什么?感觉这样的上帝不是一个和事佬就是一个独裁者。但或许,这些问题都不重要,信主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从小信主,自然身边接触的都是信主的人。上学的时候,开始接触不信主的同学。面对这种情况,我接受到的教导是:不信主的人不要深交。这种思想给我造成的直接结果是,从小学到高中,我没有交到一个朋友,因为我的同学都不信主。 有几年时间,我非常质疑自己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教导,如果这就是信仰,我根本找不到它对我的意义是什么,只不过是一堆繁文缛节罢了。我不禁问自己,它真的是我人生的必需品吗? 迫不得已,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开始了寻求信仰之旅。感恩的是,在此过程中,圣经的话让我的眼睛慢慢被开启。 耶稣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的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他还说,我来不是要定罪,乃是要世人因他得救。 当我细细思想这些经文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耶稣在世界上就是一直和不信主的人接触,给他们传福音。因为在他的眼中,所有不信的人,都是有病的人,正是这些罪人才最需要他的福音。但是攻击他这么做的人却是自以为敬虔的法利赛人,是那些非常了解律法规条、了解“信仰”的人。 我彻底明白了,原来法利赛人才不愿意和不信主的人交往,根本不是耶稣。如果我今天只和基督徒接触,而拒绝与非信徒相交,我不就也成了法利赛人吗?  这个想法给我带来极大的震撼,原来,基督徒不仅要有基督徒的朋友圈,同时也要有非基督徒的朋友圈,这样我们才能持续把人带到神面前。不是为了放纵自己,乃是想要赢得灵魂。 只有和这些人接触,才能看到他们的需要,才能成为耶稣的见证,才能让他们通过基督徒感受到神的爱。近而认识神,相信神。但当我以信仰的名义拒绝不信主的人时,却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法利赛主义,而它的危害是巨大的、是和神为敌的。 提摩太凯勒在他的著作《为何是祂》一书中这样描述法利赛式宗教的危害: 虽然法利赛人有了一切遵守律法的义,但他们的人生却是更多被罪的绝望所驱动。他们把自我的价值感建立在道德和灵性的表现上,这些表现就好像是他们呈现在上帝和世人面前的一张履历表。 所有的宗教都有很高的道德和灵性标准,法利赛人的内心深处知道自己无法完全达到那样的标准–他们的祷告不够多,他们对邻舍的爱和服事没有他们所应该做的那么多,他们的内心也没有保持应当有的洁净。如此就造成他们内心的焦虑,没有安全感和易怒,其程度甚至远超过那些没有宗教信仰的人。 法利赛式宗教不仅破坏了人内心的灵性,更助长了社会上的争斗。法利赛人为了要撑住他们的自以为义,就会鄙视并攻击那些在教义信条、宗教礼仪上和他们不同的人,如此就产生了种族歧视和文化帝国主义。充满自义、排他、没有安全感、愤怒和道德主义之人的教会是绝对不会吸引人的。 这样的教会在对外表达公开意见时,常常带着批评论断的态度,而其内部则不断经历苦毒的冲突、分裂和结党。如果这教会的领袖中有人犯了道德上的错误,教会不是将他的行为合理化,并指责那些批评他的人,就是将一切的罪过都归在他身上。 成千上万的人在这样的教会中长大,或是和这样的教会有一些关系,他们因着这样的经历在年幼时或在进大学以后就远离基督教,以致他们一生都与教会绝缘。如果你就是其中一个这样的人,对教会已经不再存有任何期待,那么当有人向你推介基督教时,你就会认为他们所说的是那个“宗教”。法利赛人和他们所过的那种一点儿也不吸引人的生活,使得许多人误解了基督教的真正本质。 在受了这么多年法利赛式的教导之后,我尝试着从中走出,却发现并非易事。只有时时靠着祈祷和他人的帮助,才能步履蹒跚的前行。这个过程也让我看到,作为基督徒,自己读懂圣经的重要性,而不是人云亦云,被人牵着鼻子走。否则,就会陷入信仰歧途,痛苦难当。 你是基督徒吗?你的朋友圈健康吗?你是否有过同样的经历?欢迎在留言区分享,或许你的见证可以帮助到其他人。